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18禁免费无码无遮挡不卡网站,成人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

  • <input id="6nze3"></input>

    <var id="6nze3"></var>

      <sub id="6nze3"></sub>
      首頁>鑫諾動態>從律師視角淺談疫情防控中的刑事法律問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立法變遷及熱點問題探討

      從律師視角淺談疫情防控中的刑事法律問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立法變遷及熱點問題探討

      鑫諾動態2022-06-07
      [摘要]從律師視角淺談疫情防控中的刑事法律問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立法變遷及熱點問題探討

      002.gif



      引言

      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爆發以來,病毒不斷變異,從開始的新冠、到德爾塔再到奧密克戎,令人猝不及防,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在疫情防控中,對于違反疫情防控法律法規造成疫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采取法律手段加以規制勢在必行。我國刑法對于涉及傳染病防治的相關罪名很多,包括傳染病菌種擴散罪、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妨害公務罪、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尋釁滋事罪等,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這個刑法典里“沉睡的罪名”在2020年開始也被司法機關喚醒,當年出現了107例判例。說明該罪名的適用已經對社會防疫工作起到了積極的作用,發揮了其威懾作用、預防犯罪作用。


      一、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立法變遷

      在1997年《刑法》中,首次對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有了明確規定。當年的《刑法》第三百三十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類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供水單位供應的飲用水不符合國家規定的衛生標準的;(二)拒絕按照衛生防疫機構提出的衛生要求,對傳染病病原體污染的污水、污物、糞便進行消毒處理的;(三)準許或者縱容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和疑似傳染病病人從事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禁止從事的易使該傳染病擴散的工作的;(四)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甲類傳染病的范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和國務院有關規定確定。

      立法之后,該罪名并未被司法機關實際適用過。2003年,我國發生非典型肺炎疫情,原衛生部在當年4月8日頒發文件,把非典型肺炎列為法定乙類傳染病進行管理,并不適用該罪名。

      2004年8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傳染病防治法》進行了修訂,首次規定了對乙類傳染病中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炭疽中的肺炭疽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將非典型肺炎列入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打擊范圍。 

      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健委發布2020年第1號公告,該公告明確規定:經國務院批準,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又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列入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打擊范圍。2020年2月,兩高兩部《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法發〔2020〕7號)進一步明確了上述意見。

      2020年12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刑法修正案十一》,對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款進行了修改,將“引起甲類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修訂為“引起甲類傳染病以及依法確定采取甲類傳染病預防、控制措施的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將原有的四種情形變更為五種情形,增加“(四)出售、運輸疫區中被傳染病病原體污染或者可能被傳染病病原體污染的物品,未進行消毒處理的”。


      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客觀行為表現及類型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指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引起甲類傳染病以及依法確定采取甲類傳染病預防、控制措施的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條規定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五種客觀行為表現,前四種行為因其具有前置條件,如集中供水應達到國家衛生標準的供水單位、對接觸、管理傳染病病原體的單位負有按照規定進行消毒處理的、或者有義務按照國家衛生行政主管部門要求,而未按要求導致傳染病擴散的有關醫療機構等,這幾種情形只有具有特定身份的單位、自然人才能成立本罪,系特殊主體犯罪。第五種情形一般主體即可構成,即只要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任何人都有可能因為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拒絕執行有關衛生防疫機構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從而觸犯本罪。該罪的客觀行為常見為如下幾種類型:

      1、拒絕隔離型

      隔離是防治疫情蔓延的有效手段之一,但仍然有人違反居家隔離規定、拒絕執行疫情防控部門提出的預防和控制措施,例如新型冠狀病毒病人的密切接觸者不履行指定場所單獨治療、隔離觀察;某地韋某居家隔離期間,多次外出買菜或探親訪友,并與多人有密切接觸,造成大量人員被感染、被集中隔離、被封閉等嚴重后果。

      2、隱瞞事實型

      疫情防控工作,流調是重要的環節之一,準確的流調是實現疫情快速處置、精準管控、有效救治的保障。要和病毒傳播賽跑,才能快速阻斷病毒進一步傳播。因此,在流調過程中,流調對象有如實報告的義務。但確診病例、密接明知自己有疫情傳播風險,不履行如實報告義務,刻意隱瞞患者接觸史、疫情高發區旅居史,勢必會造成疫情傳播嚴重危險。例如江某隱瞞真實行程和活動軌跡,隱瞞其往返過疫區的事實,在已出現身體不適并有發熱癥狀情況后,繼續駕駛出租車輛從事營運,直至造成20多人被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引起疫情傳播嚴重危險。

      3、違規營業型

      某省某地一私立醫院的法定代表人閆某,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拒絕執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預防、控制措施,致使醫護人員在接診處接診過程中,未嚴格落實“預檢分診”、“一患一消殺”等防控措施,擅自收治發熱患者尹某某,之后尹某某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閆某行為造成206人成為密切接觸者,其中179人被醫學隔離觀察的嚴重后果。

      4、謠言惑眾型

      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容不得任何謠言擾亂民心。任意發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造成惡劣影響的,國家對于此類行為堅持零容忍。據報道,姚某未經核實,編造所謂的“虛假通知”,在信息網絡社交平臺發布,引發大范圍傳播擴散,造成群眾恐慌、搶購生活物資,嚴重影響疫情防控秩序;此前公布的某地趙某某以身著私自購置警服的照片為微信頭像,以交警為微信昵稱,發布公交停運、高速封閉、全城封路等虛假信息,被多名網友轉發至朋友圈和微信群。此類涉疫謠言嚴重誤導公共輿論,擾亂疫情防控工作的正常秩序。 

      5、偽造文書型

      就疫情防控工作而言,健康碼的作用不容小覷??墒蔷陀幸恍﹦e有用心的人使用技術手段,逃避監管、檢查。如某地警方偵辦的仿造健康碼軟件開發案件,某男擅自研發“健康碼演示”APP并上傳至應用市場,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核酸檢測報告是檢測公民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之一,對查明感染鏈條、阻斷疫情傳播具有積極的作用, 實踐中,有人為了“自由”出行,偽造、篡改核酸檢測報告,冒用他人簽名,偽造某檢測機構印章,造成疫情傳播風險的,根據其行為性質、情節,行為人不僅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同時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實行行為涉嫌刑法第330條的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但并非當然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還應當達到并引起“嚴重傳播危險”,即行為人實施的違反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行為客觀上導致不特定多數人感染、或者造成不特定多數人感染的現實危險。


      三、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認定規則

      1、認定本罪應當符合法定犯罪構成

      認定犯罪是從客觀到主觀的判斷過程。犯罪的成立,首先要求行為符合構成要件。犯罪構成是我國刑法規定的,決定某一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及其程度而為該行為構成犯罪所必需的一切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的有機統一。犯罪構成對認定犯罪起著重要的作用,是區分罪與非罪的法律標準。任何行為,符合某種犯罪構成的,就成立犯罪;不符合犯罪構成的,就不能成立犯罪。

      具體到本罪,主觀方面,行為人對于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有關規定要求是故意的,對其行為后果的發生則是過失,即行為人對其行為可能導致的“傳播嚴重危險”是不明知的,即使行為人對后果在一定程度上明知,也是抱著輕信可以避免的心理態度??陀^方面,行為人實施了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有關規定的具體行為,比如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私自從隔離點逃跑,并造成實質傳播風險的,在疫情嚴重期間,違反規定,拒不關閉飯店,接納多人就餐,并致多人隔離、被感染的。如若行為人只有主觀犯意,違反規定僅僅停留在思想層面,并沒有實施危害行為的,不構成犯罪,反之亦然。如行為人為了“自由”出行,欲跨市看望親戚,在健康碼顯示為黃碼的情況下,欲借用他人健康碼以達到其目的,但因為擔心受到處罰,考慮后果不可控而最終未實施,因此該人因沒有實際的危害行為,不符合本罪的犯罪構成,不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2、“有傳播嚴重危險”應當指具體危險

      本罪中有“傳播嚴重危險”應當指具體危險,即已經引起甲類傳染病或按照甲類傳染病管理的乙類傳染病傳播的危險狀態。具體到本罪中,首先,行為人主觀上應認識到自己行為的危害性質,即認識到其行為侵害了衛生防疫制度;其次,行為人認識到這種行為的危害后果會一定程度危害公共衛生安全;第三,行為人意志方面表現為未預見其行為有傳播風險、或者已預見可能造成傳播風險,但是輕信能夠避免。

      關于具體危險的判斷。具體危險是行為人實施某種危害行為所造成的事實狀態,即應當根據行為當時行為人的主觀認知、行為性質、發生環境、危害大小、造成的后果等具體情況,并參照、結合一般人的經驗法則和認知水平,判斷行為是否有發生危害后果的具體危險?!坝袀鞑乐匚kU”是成立本罪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因此,關于具體危險的分析和判斷,對于正確認定犯罪具有至關重要的現實意義。


      四、本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限

      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使用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以外的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觀方面為故意,客觀方面實施了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等具有相當程度的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即只要行為人實施了前述行為就已經既遂,構成犯罪;如果造成嚴重后果,如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系結果加重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根據《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法發〔2020〕7號)第二條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1.已經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2.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考慮到本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存在遞進關系,該意見從主觀惡性、危害程度、以及后果等方面考慮,將已經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病人涉及的上述兩種情形“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認定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此,行為人是否實施了“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危害行為是認定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關鍵。

      例如,某甲作為確診新冠患者的密切接觸人員,本應接受隔離措施,仍無視法律法規,躲避監管,違反居家隔離措施,但未進入公共場所的,即使造成疫情傳播嚴重后果或者傳播嚴重風險的,也應認定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若某甲在明知已被確診為新冠的情況下,仍拒絕隔離,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無論是主觀故意還是客觀行為及后果,均應當認定某甲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對于違反疫情防控措施并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此類違法犯罪,在當前形勢下應當優先考慮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以謹慎態度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無論在主觀方面、客觀行為表現、行為危害程度、法定刑設置等方面均重于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因此,只有在行為人主觀惡性程度深、行為危害程度足夠嚴重,認定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已不能充分體現罪刑法定原則、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方可以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綜上所述,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從設立至今,雖然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歷程,但是真正得到適用卻是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后。在疫情防控的大前提下,應當全面研判行為人的主客觀方面,綜合考慮其主觀惡性、社會危害性等因素,規范適用本罪。這不僅是罪刑法定原則的基本要求,也是維護公民正當權益的應有之義。

      本文章為相關議題的交流或探討,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得視為鑫諾律師事務所或其律師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見或建議。如需轉載或引用該文章的任何內容,請注明出處。未經本所書面同意,不得轉載或使用該文章中包含的任何圖片或影像。如您有意進一步交流或探討,歡迎與本所聯系。

      尾圖1.jpg


      相關律師

      手機分享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18禁免费无码无遮挡不卡网站,成人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