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18禁免费无码无遮挡不卡网站,成人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

  • <input id="6nze3"></input>

    <var id="6nze3"></var>

      <sub id="6nze3"></sub>
      首頁>鑫諾動態>如何理解勞動爭議案件增加訴訟請求合并審理的“不可分性”

      如何理解勞動爭議案件增加訴訟請求合并審理的“不可分性”

      鑫諾動態2022-04-11
      [摘要]如何理解勞動爭議案件增加訴訟請求合并審理的“不可分性”


      引言

      近日,筆者代理的一起勞動爭議訴訟案件即涉及題述問題。在一審階段,勞動者提出變更訴求后,審判法官以該訴求沒有經過仲裁前置程序為由不同意變更,筆者當即提出勞動者只是計算方式變化,訴求項目沒有變化,與仲裁請求密切相關,依法可以進行變更,并提出法律依據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以下簡稱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十四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后,當事人增加訴訟請求的,如該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并審理;如屬獨立的勞動爭議,應當告知當事人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

      那么,如何理解增加的訴求與訴爭勞動爭議的不可分性呢?實踐中,勞動爭議增加訴訟請求主要有以下三種情況,筆者試結合相關地方司法文件規定、司法實踐及最高院有關解讀精神,對這三類情況進行分析。  

      第一類:訴訟請求項目沒有變化,只是針對具體的金額進行調整。

      第二類:仲裁主張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但訴訟中變更為要求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或仲裁中主張撤銷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但訴訟中變更為要求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第三類:仲裁當中遺漏了部分項目,但在訴訟當中要求增加,比如仲裁主張支付工資差額,但在訴訟中又增加了加班費、獎金、未休年假工資等。


      “不可分性”問題的地方規定

      勞動爭議案件當事人是否有權在訴訟程序中增加訴訟請求,看似很小但卻對當事人訴訟權利影響特別重大。實踐中,關于如何理解增加的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各個地方司法機關因理解不同、指導意見不同、裁判結果亦不同。

      北京高院、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勞動爭議案件法律適用問題研討會會議紀要》(2009年8月17日)第8條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后,當事人增加訴訟請求的,如該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并審理,”該條款中的‘不可分性’是指增加的訴訟請求與仲裁的事項是基于同一事實而產生的,相互之間具有依附性。

      上海高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若干問題意見》(1996年10月1日)第12條:“當事人起訴后又增加屬于勞動爭議內容的訴訟請求的,如果所增請求與爭議相關聯,人民法院可以一并處理。

      廣東高院《全省部分法院審理勞動爭議案件工作座談會綜述》(1999年3月18日 粵高法發[1999] 55號)第3條:“……對于勞動者在仲裁中沒有提出的請求,而在訴訟中主張的,人民法院應否一并審理的問題,與會者認為該主張與仲裁中的主張具有依附性和相關性的,那么法院應一并審理;該主張與仲裁中的主張沒有依附性和相關性的,法院就不應當一并審理,應告知當事人依法另行向勞動仲裁部門申請仲裁,如對仲裁裁決不服,可再向人民法院起訴。

      廣州中院《廣州市法院進一步加強勞動爭議審判工作的若干問題》(2005年)第13條:“關于‘不可分性’的判斷標準。這里指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第六條規定的‘不可分性’,我們認為,‘不可分性’的判斷標準是:以法律關系的三要素即主體、客體、內容的不可分為判斷標準。也就是說,以新請求涉及的法律關系與原請求涉及的法律關系在主體、客體或內容上是否具有不可分性為判斷標準。比如,原請求是解除勞動合同的,新請求是要求單位辦理解除勞動合同手續、轉移檔案、返還押金的,則視為新請求與原請求之間存在不可分性,可以一并審理?!?/span>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惠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苦于問題的會議紀要(試行)》第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規定的解釋》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后,當事人增加訴訟請求的,如該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并審理”。該條款中的不可分割性是指增加的訴訟請求與仲裁的事項是基于同一事實而產生的,相互之間具有依附性和相關性。


      “不可分性”問題的司法實踐

      從以上地方規定中可以看出,各地在判斷“不可分性”時,主要審查標準為:增加的訴訟請求與仲裁的請求是否基于同一事實、同一法律關系,同屬一類,相互之間是否有關聯性、依附性?;剡^頭,我們看前述三類增加訴訟請求情況在各個地方司法實踐中的認識區別。

      第一類:訴訟請求項目沒有變化,只是針對具體的金額進行調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2019)京民申4708號案件中認為,徐某在訴訟時提出支付2016年3月1日至2018年4月25日期間的工資差額51793.9元,雖訴訟請求的期間和金額比仲裁請求有所增加,但增加的訴訟請求與仲裁的事項是基于支付工資的同一法律關系,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并審理。天津市高級人民法(2020)津民申1310號也持此觀點。但也有的地方認為依照誠實信用原則,可認為勞動者此前已以其行為放棄了部分權利,故增加的金額部分不應支持,如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8)滬02民終3209號、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2民終423號。

      第二類:仲裁主張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但訴訟中變更為要求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或仲裁中主張撤銷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但訴訟中變更為要求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北京市三中院在(2015)三中民終字第14040號案件中認為:張某一審請求判令撤銷2015年2月12日出具的《勞動合同解除通知書》,要求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法庭辯論終結前,變更要求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賠償金36000元……是基于同一事實而產生的,即2015年2月12日通知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故一審法院對張某變更后的訴訟請求進行審理,并無不當。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2021)京民申5420號案件中認為:王某向中電網公司主張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與其在勞動仲裁中主張的補償金,均基于中電網公司的解除行為,與其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故一、二審法院對王某關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的請求予以處理,并無不當。而北京市一中院在(2020)京01民終6991號案件中認為:因經濟補償金與賠償金屬于性質不同的解除勞動關系的救濟措施,勞動者可以擇其一主張,本案中,李某在勞動仲裁期間已經選擇向全時云公司主張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仲裁庭亦支持了其主張,全時云公司服從仲裁裁決,一審法院據此認為全時云公司應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并無不當,李某關于全時云公司應支付其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第三類:仲裁當中遺漏了部分項目,但在訴訟當中要求增加,比如仲裁主張支付工資差額,但在訴訟中又增加了加班費、獎金、未休年假工資等。這類問題目前在實踐中基本上觀點是一致的,基本上以不具有關聯性,不具有不可分性,在訴訟當中不進行處理,會告知當事人申請勞動仲裁。但工傷案件如果仲裁當中遺漏部分項目,實踐中也有地方認為具有不可分析,可以合并審理。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16)粵民再349號案件中認為:停工留薪期工資和傷殘津貼均是職工工傷后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項目內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該兩項請求是屬于整個工傷保險待遇勞動爭議的組成部分,是不可分的,應當合并審理,因此即使趙某在勞動仲裁階段并沒有提出停工留薪期工資和傷殘津貼,在訴訟階段進行主張,符合上述規定。


      最高院關于“不可分性”問題的理解適用

      關于勞動爭議案件的不可分性問題并不是最高院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出現的新規定,而是完全移植了最高院2001年司法解釋的規定,但兩部司法解釋都沒有對“不可分性”進行更加細致的規定,再加上認識差異、地域差異等各種因素,導致實務中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各個地方在司法實踐當中有較大差異,甚至一個地方都出現同案不同判的情況。為正確統一法律適用,有利于勞動者、用人單位準確理解法律,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編輯出版了《最高人民法院新勞動爭議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一書。其中關于不可分析問題,最高院從三個方面進行了解讀:

      一、增加的訴訟請求與訴爭的勞動爭議“不可分性”理解。最高院認為:不可分性主要應從增加的訴訟請求與原訴訟請求是否基于同一法律關系或事實的角度進行審查確定。增加的訴訟請求與仲裁的事項是基于同一法律關系或事實而產生的相互間有依附性,就可一并審理,如勞動者基于支付勞動報酬的法律關系,請求用人單位給付拖欠的工資。勞動報酬的范圍很廣,包括工人工資、加班費、獎金等報酬。勞動者提出支付拖欠工資的請求后,又增加請求支付加班費,加班費與工資是基于同一法律關系而提出,因此對兩個請求的審理具有不可分性,這兩個請求就可以合并審理。但如果勞動者申請仲裁時請求給付拖欠工資,訴訟中增加請求用人單位辦理養老保險,增加的請求與原訴訟請求是基于不同的法律關系提出亦是基于不同的事實而提出,二者屬于不同的勞動爭議,各自獨立。這種情形,不應合并審理,應告知當事人就增加的訴訟請求向勞動爭議仲裁機構申請仲裁。

      二、增加的訴訟請求與訴爭勞動爭議“不可分性”適用。最高院通過案例的方式對“不可分性”問題理解適用作了進一步解讀。在案例中,最高院認為,雙方勞動關系解除的過程是確定的,即姜某是根據某商場的要求出具了申請書,雙方對于勞動關系已經解除的客觀結果也沒有爭議、姜某在仲裁時提出的請求為要求某商場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賠償金,是因為此時姜某在主觀上認為是某商場違法要求解除勞動關系。而進入訴訟之后,隨著案件的審理,姜某意識到“違法解除”可能不能被認定,因此其提出了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的請求,而無論是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賠償金,還是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其依據的基礎事實都是勞動關系已經解除,無論認定系“某商場違法解除”還是“雙方協商一致解除”,都是對勞動關系解除的過程以及方式作出的認定,因此法院無須再要求姜某對經濟補償金的請求先另行申請仲裁。事實上,這一點已經不僅僅是最高院的意見,2022年2月21日最高院與人社部在聯合印發的《關于勞動人事爭議仲裁與訴訟銜接有關問題的意見》(人社部發﹝2022﹞9號)第五條第二款當中進行了明確規定,勞動者基于同一事實在仲裁辯論終結前或者人民法院一審辯論終結前將仲裁請求、訴訟請求由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變更為支付賠償金的,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人民法院應予準許。

      三、如何正確理解、適用仲裁前置程序。最高院認為,勞動法立法之所以設置仲裁前置程序,一是考慮法院和法官不是處理勞動爭議的專業部門和專業人員設置仲裁前置程序有利于糾紛的解決和法院對案件的審理;二是考慮法院受理案件的數量太大,仲裁前置程序可以消化一部分勞動爭議案件,減輕法院的審判負擔,及時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皩嵺`中,大部分勞動者對于自身權利的認識僅停留在"知其然”但不能“知其所以然”的階段,更無法正確區分勞動爭議在處理程序上的要求,往往是走一步看一步。勞動者在仲裁階段一般不十分清楚具體應該提出哪些請求,隨著程序的推進,對法律的認識也在不斷加深,從而逐漸了解了自己所享有的權利內容。如果這時候進入訴訟階段,勞動者往往將自己在仲裁中沒有提出的請求在訴訟中提出。因此,對于當事人提起的超出原仲裁申請事項的這部分訴訟請求是與原訴訟請求合并審理,還是告知當事人先另行申請仲裁,就產生了爭議,對于這個問題的解決,一方面要保障仲裁前置程序的實質化運轉,另一方面也要提高糾紛解決效率,減少訴訟成本。

      綜合最高院關于“不可分性”問題的理解認識、法律適用及最新規定,筆者認為實踐當中增加訴訟請求的三類情況第一類、第二類均符合增加的訴訟請求與訴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可以合并審理,而第三類當中基于工傷保險增加遺漏掉的工傷待遇訴求、基于勞動報酬主張增加加班費、獎金、提成等都屬于基于同一法律關系、同一法律事實、同一類問題而衍生出的訴求,如果在仲裁當中沒有提出,都可以在訴訟當中增加,并合并審理,反之則不可以,需要另行向勞動仲裁部門申請仲裁。


      本文章為相關議題的交流或探討,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得視為鑫諾律師事務所或其律師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見或建議。如需轉載或引用該文章的任何內容,請注明出處。未經本所書面同意,不得轉載或使用該文章中包含的任何圖片或影像。如您有意進一步交流或探討,歡迎與本所聯系。

      相關律師

      手機分享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18禁免费无码无遮挡不卡网站,成人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